天火大道小说 > 都市言情 > 刘宋汉阙 > 第二十七章 沈田子再披挂

第二十七章 沈田子再披挂(1 / 1)

赢了,但没有完全赢。

毕竟王镇恶还被赫连勃勃围着呢。

赶走赫连璝后便是组织百姓灭火、修补城池。

而长安城内的几名巨头却神色尴尬的坐在一起。

“真的要放出沈田子?”

从沈敬仁口中刘义真等人已经知道了王镇恶的话语,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让沈田子收拢军队和王镇恶合并后击败赫连勃勃。

但……

在座的几人尴尬的对视。

沈田子才被自己关起来啊?

现在去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

再加上沈田子那厮嘴巴臭的很,现在去岂不是把脸伸过去让沈田子抽?

王修:“我是雍州长史,我去吧。”

毛德祖:“是我捉拿的沈田子,还是我去吧。”

杜骥:“是我诱骗沈将军的,我去吧。”

刘义真:“是我先提出拿下沈田子的,要不然还是我去吧。”

王修:“同意!”

毛德祖:“俺也一样。”、

杜骥:“桂阳公如此甚好!”

刘义真:“???”

玛德!

你们这帮人良心呢?

你们要脸我就不要了?

毁灭吧!我累了!

还是杜骥劝道:“桂阳公去,沈田子多少会收敛些。王长史去的话恐怕会被沈将军气的吐血,毛将军去的话两个人绝对会打起来!毛将军现在有伤在身,很可能会被沈将军打死的……”

刘义真委屈的看着几人。

你们都欺负我!

等着我战事一了就回健康告状!

最终,刘义真在“少数服从多数”的逼迫下,不甘愿的来到软禁沈田子的地方。

因为沈田子只是被囚禁,并不是罪犯,所以关押他的也不是大牢,而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庭院。

刘义真以防万一,是带着武力值爆表的范道基还有沈田子旧将沈敬仁一起来这里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要是沈田子突然发狂那就尴尬了。

还好,在刘义真见到沈田子时,沈田子表现得非常平静,甚至还在看一卷书。

刘义真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沈将军雅兴啊!”

沈田子看了眼三人,就很快将头别过去,不理刘义真。

刘义真伸着脖子看向沈田子。

“沈将军,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沈田子冷哼一声:“桂阳公是来向我赔罪的?”

“不是,我是想告诉你你书拿反了。”

众人:“……”

沈田子将书合了起来仍在一边就要离开。

还是沈敬仁这个之前事件的局外人喊住他:“将军!”

沈田子对于沈敬仁出现在这里还是有些意外。

但为了维持高冷的形象,沈田子干脆装作没看到。

“沈将军在这里也住了几天,就不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刘义真凑过去笑眯眯说道:“很精彩的哦!”

沈田子如同被猫挠了一下心底,可这还不足以让他服软。

“赫连勃勃这个皇帝可是亲自打来了哦!”

“未央宫都被烧了!”

“王镇恶在外面斩敌数千!”

“对了,毛德祖估计要封侯了!”

沈田子眉毛一挑。

外面这么精彩?

这让沈田子那颗欢脱的心再次跳动起来。

而此时刘义真给沈敬仁一个眼神,沈敬仁马上会意。

他将王镇恶对他说过的话给沈田子原原本本重述来一遍。

“沈将军,王司马为了给我们拼出活路,在白天真的是在拼死作战,现在还不知是生是死。现在只有将军出马才能救出王司马。更关键的是那胡夏单于赫连勃勃军容肃穆,若不合兵,恐怕难以保全关中……”

看得出来沈敬仁是真的不希望王镇恶出事,所以一直在极力劝沈田子摒弃前嫌,勠力同心。

沈田子一直不做声,直到沈敬仁说的嗓子都开始冒烟,他才问了句:“你刚才说是王镇恶求我出兵?”

沈敬仁:“???”

我说了吗?

我怎么不知道?

我记得王司马都没让沈田子去救他吧?

可沈田子此时一口咬定了“求”这个字眼。

“没错!王镇恶就是在求我!”

沈田子这几日胸中的郁闷之气似乎一扫而空。

王镇恶就是在求他!

那是不是说王镇恶也承认了自己不如我沈田子?

一定是这样!

沈田子想到这,突然大笑起来,搞得在场之人一头雾水。

范道基小声询问刘义真:“桂阳公,沈将军是不是脑子不太正常?”

刘义真大概能猜到沈田子在想些什么,只好探口气:“也不是不正常,就是……脑补的有点多。”

但看沈田子的意思他似乎愿意带兵,这就皆大圆满了。

沈敬仁此时对着沈田子半跪在地:“沈将军,还请接下此物。”

他拿着的,是沈田子部的虎符。

沈田子指尖轻触这鎏金虎符,思绪却已经飘远。

“王镇恶求我,我其实并不想搭理他。”

“但敬仁你说王镇恶为了让你突围,自己去和胡夏主力死战。”

“我沈田子从不欠别人的。”

“太尉与我有恩,我也当保卫关中。”

“所以王镇恶救我部属与族弟,那我便救他一次!”

“来人,披挂!”

院里的仆人拿来沈田子那沉重的明光甲帮沈田子穿戴在身上,此时的那个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沈田子似乎又回来了!

“桂阳公。”

沈田子注视着刘义真。

“我会去救王镇恶,这是我欠他的。”

“我也会与王镇恶合并共同抗击赫连勃勃,这是我答应太尉的。”

“但之前你们杀我麾下死士、在大庭广众之下辱我,是绝不可能翻过去的!”

刘义真面上微笑:“自然,一码归一码。”

这点刘义真已经从沈田子的表现预知到了。

如果沈田子此时把自己、王修、王镇恶等人痛骂一顿,甚至要求交出那日埋伏袭击他的士卒虐杀泄愤,那都说明沈田子心中的疙瘩已经解开,到时候沈田子只要不提太过过分的要求,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可偏偏沈田子对之前的事只字不提。

那说明沈田子时真的把这件事记在心里,会恨上刘义真等人一辈子。

但事已至此,刘义真也不会让时间逆流,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那救出王司马,抵御赫连勃勃一事就交由沈将军了。”

沈田子不屑一笑,漏出报复得逞的神色:“到头来,还是要靠我。”

最新小说: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