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小说 > 都市言情 > 刘宋汉阙 > 第二十八章 先弱后强

第二十八章 先弱后强(1 / 1)

沈田子在禁足了这么长时间后终于是踏出了庭院。

他抬头看去,果然看不见那魏巍的未央宫。

这让他这个武将都有些唏嘘:“真的烧了。”

而等沈田子再次见到王修和毛德祖时,场面再次尴尬起来。

尤其是毛德祖,眼神一直在乱飘。

沈田子看到毛德祖浑身是伤的样子,嘴巴却还是臭起来:“废物。”

这下毛德祖勃然大怒:“沈田子!你不要太过分!”

范道基也不善的看着沈田子,手缓缓放在刀柄上。

还是刘义真出来打圆场:“各位,之前的都是误会。现在赶紧把王司马救出来才最重要不是?”

在刘义真好说歹说下,两边的火气才被压下去点。

沈田子端详了一番关中地图后,又询问起最近的军情后做出决定。

“士卒昨天长途跋涉,又经历一夜厮杀。今日先休整一天,明日向东开拔。”

“嗯嗯,嗯?”

沈敬仁小声的说:“将军,是不是搞错了,王将军在西北边……”

“没搞错!”

沈田子不满的瞪了眼自己的族弟。

怎么感觉这个族弟几天不见胳膊肘尽往外拐?

“东边有两路偏师分别封锁住潼关和上洛,之前可以不管他们。但现在胡夏主力已经进入关中,王镇恶率领的主力也被困在刘回堡,若是现在我们也急着赶到刘回堡被赫连勃勃主力拖住,谁敢保证这两路偏师不会学着赫连璝一样包围长安?”

“到了那个时候,才是真正十死无生的场面!”

不得不说沈田子到底是一流将领,在他的点拨下众人都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之前王镇恶那厮……王司马给关东发过求援信,现在关东的援军应该也已经到了潼关外,这时候内外夹击那两只偏师事半功倍。”

这下众人没了意见。

当晚,为了安抚沈田子,众人可谓下足了血本。

刘义真把从关中世家那搜刮的三成财物都给了沈田子。

王修家穷,便送来自己的一个侍妾。

就连毛德祖也不甘心的给出了一些自己之前从后秦国库中搜刮出来的宝物。

自此,刘义真这把“关中第二富”的交椅算是交到了沈田子手中。

第二天沈田子便带着本部人马向东而去。

胡夏在东边有两路人马。

一路是前将军赫连昌屯兵潼关。

另一路是抚军右长史王买德,往南截断青泥、上洛的道路。

沈田子先要去找的就是王买德的麻烦。

王买德本身是个文官。

再加上王买德是个汉人,之前在胡夏国内虽政绩颇佳,可要收复手下的那群骄兵悍将恐怕也非易事。

柿子要挑软的捏。

此时晋军力弱,能吃掉胡夏大军一点是一点。

果然,当沈田子日夜兼程来到王买德面前时,王买德是一脸懵逼。

还来不及整理军阵,这支不过数千人的胡夏偏师就被精锐的晋军杀了个底朝天。

就连王买德自己也被沈田子俘虏,绑起来送到长安。

而沈田子部损失不过二百。

接着,沈田子又杀向驻扎在潼关的赫连昌。

赫连昌可不是王买德那种在军队没有根基的异族文官,人家是根正苗红的胡夏皇子,赫连勃勃第三子,军心稳得一批。

再加上潼关这座军事要塞的存在,让沈田子的突袭计划并未成功,沈田子带兵强攻了一轮,就很果断的撤军,在潼关西面扎营。

“取潼关要迅捷,不能和赫连昌在这耗着!”

这不光是着急救援王镇恶的事情,更是怕后面的赫连勃勃反应过来长安空虚后学着自己儿子再来一次偷袭长安,那晋军哭都没地方哭去。

沈田子在自己的军营中焦急的转来转去,全然没有击败一支胡夏偏师的喜悦。

“关东还没消息吗?”

眼下强攻不是办法,只能期盼于关东出兵两面夹击潼关拔除这颗钉子。

“还没有,将军。”

沈田子愈发不满。

“他们在磨蹭什么!?”

可骂也骂不出援兵,沈田子只能是让自己斥候向长安的刘义真要一封手书,强迫关东出兵。

沈田子斥候去的时候是一个人,来的时候却带来了个铁罐罐。

“桂阳公怎么来了?”

“嘿嘿。”

刘义真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他可不敢告诉沈田子在他走后毛德祖开始口嗨,大吵大闹骂沈田子怎么怎么嚣张啦,怎么怎么膨胀啦,自己实在不想听毛德祖吐槽就跑出来看沈田子打仗了。

“沈将军遇到麻烦了?”

沈田子皱眉看着潼关:“麻烦算不上,这两支偏师都弱的很,而且他们没有粮草供应,只要有三天的时间就能让他们弹尽粮绝。”

可现在时间并不在沈田子这边。

三天足够发生太多事情了。

刘义真看着潼关,喃喃自语道:“要是能烧了就好了。”

沈田子:“......”

感情您打仗就一招?

动不动就烧?

能不能有点技术含量?

其实这不怪刘义真。

作为一个正常人,面对坚固的防线那不是想办法炸喽烧喽埋喽,再就是想办法绕过去啊!

总不会真的有人花巨资去修建一道巨大上的防线然后指望着敌人头铁撞上来吧?

那不是憨批吗?

刘义真望着高大的潼关,想要从脑海中找出快速攻破潼关的方法。

可是历史告诉他——

无!

潼关这地方到了近代都能抵御住脚盆鸡的机关枪,在古代真正被正面攻破的也就只有唐玄宗那个憨憨瞎指挥被攻破过一次,连刘裕这次打入关中都不算。

难不成真的要靠关东军队一起强攻?

刘义真蒙着个铁罐罐,虽是冬天,额头上的汗珠却是不少。

“能不能骗赫连昌出来?”

刘义真这是打定主意要把阴招都使到赫连家了。

之前要骗赫连璝进来,现在要骗赫连昌出去,进进出出的,还真讨人厌。

沈田子却眉头一挑。

骗出来?

貌似不是不可以。

可怎么骗呢?

刘义真眼睛一转:“沈将军你仔细想,赫连勃勃让赫连昌留在潼关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阻拦关东援军。”

“还有呢?”

“这...”

沈田子有些犹豫。

刘义真胸有成竹道:“还有一点,就是在我们被击败后彻底堵死我们的去路,把关中的晋军彻底吃掉。”

“把我们...为什么不败一次呢?”

最新小说: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刘宋汉阙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娘亲害我守祭坛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第一神童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