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砍了(1 / 1)

刘义真怒了!

他知道刘乞这帮人过分,但没想到这么过分!

搜刮那么多民脂民膏你居然不给我...咳咳,你居然私吞!

这种下属是不是太不懂事了?

你让领导背锅,不说给领导大头,至少也要五五分账吧?

好家伙,你拿金银珠宝,给我竹蜻蜓,你不死谁死?

原本刘义真是没想见血的,之所以叫来刀斧手只是吓吓自己这帮手下,现在看来他们拿着的刀斧可以派上用场了。

“刘乞,期瞒上官,鱼肉百姓,斩了!”

刘乞瞪大眼睛。

斩我?

刘乞慌忙解释:“桂阳公!桂阳公我真的是冤枉的!莫要听信王修这等小人的谗言啊!”

王修听到刘义真的命令时也愣住了,反应过来后连忙劝阻刘义真:“桂阳公,刘乞虽有罪,但罪不至死...”

“王长史不要劝了。”

王修的劝阻倒是让刘义真有些意外,看不出来王修的胸襟也不错嘛!难怪会被桓玄评价为平世吏部郎才。

但眼下杀人还是要杀的。

绝对不是刘义真恨刘乞捞好处不给自己。

而是必要的立威。

关中乱局将至,自己名义上是关中最高长官,但基本没人把他放心上。

眼下刘义真砍了刘乞就是给外界传递一个信号:

我有存在感!而且存在感还不低!

我连自己人都敢砍,你们其他人给我小心点!

相信这个信号传递出去后也会让最近嚣张跋扈的人略微收敛一点,也会给未来上一层保险。

毕竟刘义真连自己人都杀,鬼知道会不会把刀架在别人脖子上?

要是一个不小心被杀了,那也就杀了。

哪怕传到建康去,刘裕还能为一个死人把自己儿子弄死不成?

“咔擦!”

刘乞的声音越来越远,到最后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他被斩首了。

刘义真没有兴致去看死人的模样,他看着其他已经吓的瑟瑟发抖的属官:“你们也看到刘乞的下场了,把这些天搜刮的财物都交出来,我对你们既往不咎。”

杀一个就够了。

这帮人毕竟是从建康跟过来的,背后肯定有各种杂七杂八的势力,都杀了刘义真也担待不起。

再说,刘义真想给外面传递的信号是“桂阳公心狠,可以杀自己的护卫。”而不是“桂阳公是个神经病,把自己身边的人都杀了。”

有了刘乞的伏诛,这帮来自建康的绣花枕头纷纷坦白,表示愿意上交财物。

当然,其中有一个就是昨天弄出人命的家伙,这人是个例外,也被刘义真唤刀斧手拖出去杀了。

等处理完这些,刘义真才坐了下来,对着身边的王修问道:“王长史见笑,这本是我治下不严,却让王长史百忙中前来禀报,还请恕罪。”

王修连忙俯身,口称不敢。

“这些财物还要劳烦王长史一笔一笔的还回去,还有昨日死了人的那户人家,就从我的俸禄中取钱百贯予以安抚,王长史看如此可好?”

百贯钱不多也不少,少的话不足以显示诚意,多了的话又反而是害了那户人家。

“桂阳公仁善,修以为此举妥当。”

“那王长史还有什么事吗?”

王修眼睛一亮,又似乎有些犹豫:“桂阳公如今身居内宫,似有不合理法之处,还请在长安城中令寻良所安置。”

额。

刘义真其实也是刘裕走后搬到这皇宫里来的。

因为刘裕走后刘义真便是名义上的关中长官,哪怕是名义上的,一些势力也是经常来给刘义真这里送拜帖,刘义真一个孩子对这种客套自然是应付不来,最后在刘乞的“建议”下便搬入了皇宫。

现在想想,这多半是刘乞等人利用刘义真的身份住进皇宫后可以方便他们搜刮皇宫。

当然,刘义真只是住在明光宫,这里本就是外事衙门处理政务所在的场所。

如果是未央宫乃至长乐宫,打死刘乞刘义真也不敢进去。

那是僭越!

要被砍头的!

不过之前刘裕坐镇长安的时候是留在未央宫的,可谁敢说他老人家僭越?

刘裕刘寄奴,普天之下只有一个。

刘义真当即表示:“可。”

之后王修又提了几条建议,多是和刘义真生活中的铺张浪费有关,刘义真也都从善如流。

等说完后,王修对今天的会晤似乎颇为满意,就要告退时,刘义真却也提出自己的问题。

“王长史处理雍州政务,可有什么难处?”

王修没想到刘义真会问他政务,所以被打了个猝不及防。

该怎么说?

桂阳公可是从来不问政事的。

不过刘义真毕竟是名义上的长官,王修也不敢糊弄过去,便说了些实际的困难。

“禀桂阳公,关中之地胡汉杂居已有百年,其中龙蛇混杂,难以治理。再加上关中民风向来彪悍,一言不合就要械斗,治安问题十分严重。”

王修没有云里雾里吐出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而是直指核心,一针见血。

“尤其是自太尉东归,关中残余的后秦势力也蠢蠢欲动。就在几天前略阳太守徐师高反叛,是傅弘之将军带兵前去镇压。”

没办法,刘裕就是刘裕。

他的声望在那,哪怕他什么都不做,只要他人在关中,就抵得上百万雄狮,让一切牛鬼蛇神不敢露头。

可走了嘛...

只能说余威虽在,却压不住一些蓄谋已久的野心家。

而刘义真听后却是一惊。

略阳太守叛乱?

这事他倒是不怎么清楚。

但略阳可是要隘。

看它名字就知道。

用武之地,曰‘略’,象山之南曰‘阳’,故名‘略阳’。

略阳位于关中西南,占据这里就可以隔绝汉中、陇西,算是关中西边的要地。

就这么说吧,略阳往南便是大名鼎鼎的阳平关,往东则是陈仓、散关一带。

刘义真有些紧张:“长史以为傅将军能平叛否?”

王修宽慰道:“桂阳公放心,傅将军身经百战,又出自北地,熟悉地形,必然会平叛。”

虽然略阳太守徐师高叛乱出人意料,但肯定是在可控范围之内。不然前去平叛的就不是傅弘之,而是王镇恶、沈田子这种级别的大佬了。

刘义真听闻心中长舒一口气,但随即再次紧张起来。

略阳可是关中西面的要塞,这里发生叛乱会不会让关外的敌人有可乘之机?

没错,说的就是位于北方的匈奴人(铁拂部)——胡夏!

刘义真劝道:“略阳乃西方要塞,此处有变必然会使外敌觊觎,不如发军令给傅弘之,让他平叛后就地屯兵,修缮城池以御外敌。”

王修面露难色:“桂阳公,此乃军令。而我乃长史,无权管辖。”

“长史说找谁就是。”

“迁安西司马、冯翊太守——王镇恶。”

最新小说: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刘宋汉阙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大唐第一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