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懂事(1 / 1)

王修表情木讷,此时的他身穿单衣,就这么站在北方的腊月天中。

“王长史,桂阳公有请。”

刚才去找了刘义真的男子走了出来,见到王修依旧耷拉个脸。

而王修根本没看男子一眼,直接视其为空气,擦着他的身子走了过去。

“王修,你别太过分。”

男子突然压低了声音,威胁起王修来。

“我们发我们的财,又不碍你的事,井水不犯河水不行吗?”

见王修还是不理他,那男子声音抬高了几分:“别不知好歹,就算你找桂阳公也无济于事,桂阳公不可能听你的一面之辞!”

王修这才抬起双目盯着男子,一字一顿的说道:

“刘乞,太尉走时曾持桂阳公之手授予我。我如今有责劝诫桂阳公,你虽为桂阳公近臣,也无权阻拦我。”

“更何况桂阳公年幼,收揽钱财之事说不定就是身边有佞臣挑唆。等我以后再见太尉,必然向太尉禀告!”

说罢,王修头也不回的离开,只留下背后面容近乎扭曲的刘乞。

“王长史来啦!”

刘义真看到王修,直接小跑着去迎接。

见王修衣裳单薄,刘义真马上将身上的大氅脱下来披在王修身上。

“长安不同于建康,冬日酷寒。王长史也要多注意身体才是。”

既然知道面前这人很牛,而且有真才实学在身,刘义真自然对其很是礼遇。

王修披着还留有刘义真体温的大氅,那波澜不惊的眼神中似乎留出几分异样。

桂阳公...什么时候这么懂事了?

没错,就是懂事。

毕竟刘义真现在才实岁十一虚岁十二晃十三毛十四,王修也没往“拉拢人心”这方面想。

王修很想解释自己和久在南方的刘义真不一样,自己本来就是京兆灞城人,只是因为一些事情才南渡投身到刘裕麾下。这长安的天气他比刘义真熟悉太多了。

至于身上衣薄,只是自己清贫罢了。

当然,王修不会和刘义真说这些。相反,他对刘义真这一举动颇为欣慰。

桂阳公不坏,只是太过稚嫩,所以才会发生自己接下来要说的事情。

“谢桂阳公体恤,下官来此是有公务禀报。”

“王长史请说。”

“近来长安城中不少富商都被一伙打着桂阳公名号的官军敲诈勒索,甚至还逼出了命案!下官想问桂阳公是否真的命人前去勒索?”

王修很直白,完全就是一副质问的模样,这在官场对上官如此完全就是大忌。

不过刘义真不在意这些,他听完后先是恍然,随即却是三分惊,七分怒。

果然是这事。

之前王修就来过,但刘义真身边的护卫刘乞却献上谗言,说王修故意看自己不顺眼,所以老是找自己茬。

后来刘乞又拿了些从长安搜刮出的一些儿童玩具来忽悠刘义真,刘义真果然中计,对王修所报之事没放在心上,左耳进右耳出。

这也正常,刘义真虽贵为县公,但也是一十岁稚儿,明辨不了是非也是难免。

这就像一个人劝你好好学习,每天给你布置作业。另一个人天天带你逃课去网吧,虽然你知道前面的人是对你好,可你绝对更喜欢后面那人。

但刘义真没想到的是居然出了人命!

刘裕走后刘义真便是关中之地地位最高、官位最重之人。

而刘义真身边也有不少属官、私臣,这帮人刘裕在的时候他们不敢跳弹,但当刘裕一走瞬间放飞自我。

这几天他们打着刘义真的旗号在长安为非作歹,搜刮民脂民膏。

至于问责...在他们眼中刘义真就是个小屁孩罢了,他懂什么?

反正只要陪在刘义真身边把刘义真伺候舒服了,就算捅到刘义真面前,自己等人只要借着刘义真的信任与恩宠也会相安无事。

所以他们愈发跋扈,就在昨天,刘义真身边的人又假借刘义真的旗号去打秋风。

本来敲诈完长安城内的富商就完事了,可有一人见一个民女貌美,顿时起了歹心想要强抢民女,还在拉扯中不小心将女子的父亲推倒,导致其当场死亡。

王修说完事情经过后开始劝诫刘义真:“桂阳公,如今太尉离去,关中各地民心浮动。长安乃是关中治中,我们......”

“王长史不用再说了。”

刘义真直接打断王修的话。

这让王修心底有些失望,可谁知刘义真接下来说的话让他有些惊喜。

“去把我的那些属官都召集过来,再派十名刀斧手前来。”

此时的刘义真全然不复刚刚的友善。

这帮家伙...简直是找死!

他们这么干不光是在败坏刘义真的名声,更是在败坏晋军在长安的民心。

历史上正是因为这帮人搜刮民脂民膏搞的长安之民叫苦连天,在胡夏来袭时长安百姓居然主动迎借胡夏的匈奴人入城,而拒绝了赶来救援的晋军汉人将领!

所以这帮家伙根本不是在搜集财物,而是在威胁刘义真的性命!

这让计划关中稳定立马南归的刘义真怎么能忍?

不一会,足足二十多人来到刘义真面前。

站在他们身边的则是十个膀大腰圆的刀斧手,人人手拿利器,一股肃杀之气在这不大的殿堂内瞬间弥漫开来。

刘乞站在刘义真身边也有些害怕:“桂阳公...”

“你怎么还在这?”

刘义真皱着眉头:“下去!”

刘乞面露惊恐。

他自认在刘裕离去的这段时间内,刘义真被他拿捏的相当到位,谁曾想刘义真说翻脸就翻脸?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高祖之风?

他心底瞬间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乖乖走下去的刘乞用余光瞪了一眼王修,显然是以为王修和刘义真说了什么。

刘义真沉了个脸望着众人:“这几天你们动作不小啊?怎么?给你们的赏赐不够想去外面觅食?”

内臣欺瞒主君,吃里扒外,这在哪个时代都是不可饶恕的重罪。

刘乞率先为自己辩解:“桂阳公误会了!我们只是见桂阳公清苦,想着去长安民间找些稀奇的玩意给桂阳公解闷,除此之外别无他意。”

嗯,刘乞的逻辑很到位。

小人这都是为你好嘛!替主分忧不是应该的嘛!桂阳公不要太感激我。

刘义真扭头看向王修,王修秒懂。

“刘乞,你说你只是为桂阳公找些玩意解闷。可为何我知道的却是你拿了韦氏商户白珠数斗、黄金千两,奇珍异宝无数呢?”

刘乞面露震惊,他指着王修:“桂阳公!他诽谤啊!他诽谤我啊!”

接着,刘乞开始飙演技。

只见他声泪俱下:

“我对桂阳公忠心耿耿,怎么可能做欺上瞒下之事!更何况我是陪着桂阳公长大,乃桂阳公内臣,王修你一个长史有什么资格......”

刘乞还沉浸在自己的表演中时,刘义真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

他脑子里满脑子都是“白珠数斗、黄金千两”。

僵硬的缓缓扭过头,刘义真看到了桌上放着的一个竹蜻蜓。

这就是刘乞上次用来哄骗他的玩具。

就在刘乞还在喋喋不休时,一只竹蜻蜓重重砸在他的脸上,留下几道血印。

他抬起头,只见刘义真红着眼睛歇斯底里的怒吼:“干汝娘亲!你他妈就拿这个贿赂老子?”

最新小说: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刘宋汉阙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