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小说 > 都市言情 > 刘宋汉阙 > 第182章 三日破一国(6)

第182章 三日破一国(6)(1 / 1)

范敌文哆哆嗦嗦的问道:“宋军打来了?”

更多的护卫涌入宫殿内,顾不得还赤着身子的范敌文和王后,架起两人就要离开。

“陛下快走那些宋军冲的很快!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范敌文张牙舞爪的大叫:“不可能!不可能!丞相呢?丞相!”

但这个时候谁顾得上臧永?赶紧保护范敌文才对!

林邑国都内一支五百人全身装甲的士卒举着剑盾就宛如一道射出的箭芒,以摧枯拉朽之势顺着城门攻入林邑皇宫,路上有阻挡的活物都被斩尽,器具都被掀翻,根本没人能阻拦他们片刻。

这林邑皇宫自称为皇宫,但边墙不过一丈余高,两个士卒踩着肩头就能跳到宫墙上,和林邑士卒进行搏斗。

在这支小部队攻占皇宫时沈田子也趁乱带人夺下北城门的控制权,并以此为立足之地,向周围开始蚕食。

此时林邑都城里的高官和百姓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丟了一半的城池,足以说明其守备之松弛。

林邑国丞相臧永此时再也不复之前面对范敌文的自信,第一时间就是带着自己的亲卫朝城外杀去,企图逃离城池。

可惜越是他这样的高官,居所就越靠近中央。加上因为之前为了庆祝婚礼城池内进入了大量的百姓,这些百姓现在都成了他逃出城市的阻碍。

“闪开!闪开!”

“我是国相!你们这些贱民!让我先走!”

臧永头上的发冠已经歪斜,散落下来的头发让他显得极为狼狈。

此时因为出逃心切,臧永居然开始指使亲卫击杀挡在前面的百姓,企图杀出一条血路。

林邑国的百姓就这么被自己的国相屠杀,露出一条由他们亡魂组成的道路。鲜血溅射在两旁无处不在的佛像上,让他们看上去像极了地狱中的修罗。

乱了。

一切都乱了。

王侯将相、达官贵人、普通百姓都在拼命的逃窜。

即便有几个清醒的将领打算组织起人手反击……

可现在的林邑都城的局势完全不是他们能控制的,相反,当百姓看到身穿甲胄的士卒反而更加惊恐,使场面更加复杂。

敌人的慌乱和宋军的有条不紊形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对比。

最先冲进皇宫的宋军士卒开始大肆抓捕皇宫内的高官。

有机灵的更是问清方向就往国王寝室奔去。

抓官员有什么意思?不过是一群稍稍认识几个字,没什么才华的废物文人。

林邑国王才是大鱼!

可惜的是当宋军冲到里面后才得知国王早早就被亲兵带走,这让前来的士卒都捶胸顿足。

好在后面的士卒抓住了现任林邑国相臧永。

刚开始碰见臧永的时候士卒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只看其周边护卫森严,料定不是一般人,当即就将其护卫屠杀殆尽拿下臧永。

臧永被抓住后还一直嘴硬,不肯说明自己的身份。

这时一个小男孩却是向宋军士卒哭诉臧永杀了自己的母亲。

小男孩的脸灰扑扑的,衣服上沾满了血迹和脚印。

他用仇视的眼神瞪着臧永:“就是他!他就是宰相!”

“刚才我娘抱着我堵在前面,他的手下对着我娘的后背就是一刀!”

小男孩的母亲刚才被凶狠的臧永亲卫给砍翻在地,临死前还一直护着身下的小男孩,不让他被人群踩到。

正因如此,小男孩在母亲怀中眼睁睁看着自己母亲的生命气息一点点消散,这痛心的感受让小男孩根本顾不得害怕,见臧永别宋军抓住,上来就捅破了臧永的身份。

“你个小杂种!”

在落到宋军手里的时候,臧永还有一线希望。

但眼看小男孩捅破自己身份,臧永再乐观也知道宋军是不可能放过自己的。

臧永再喊完小杂种后就感到自己脑后被狠狠来了一下,险些让他失去意识。

“他娘的!你给老子把嘴巴放干净点!”

宋军士卒把臧永捆了起来就这么给送到沈田子面前。

这期间臧永还在骂骂咧咧,士卒都是粗人,也没惯着他这臭毛病,狠狠给了两个耳光,把臧永扇的眼冒金星。

浑浑噩噩中,臧永看到一个仪表不凡相貌堂堂的武将。

“想必这就是宋军的主将!”

臧永眼神中流露出希冀的神色。

“宋军主帅大都是世家出身,知道将相不可轻辱的道理。对方一定会来给我松绑赔罪!”

可谁料沈田子连看都没看臧永,反而是拿着一个黄金熔铸成的金象玩的不亦乐乎,看起来这金象比臧永的吸引力强多了。

这让臧永面子上多少有些挂不住,虽然是被绑住,却声音洪亮的喊道:“这便是大宋新朝的待客之道吗?”

嗯?

沈田子仿佛这才注意到还有臧永的存在,眼睛斜着瞥向臧永。

他走到臧永面前:“你是在和我说话?”

“吾乃林邑国相……”

“啪!”

话还没说完,沈田子手中的金象就砸到臧永头上,鲜血顺着伤口热乎乎的滑落下来。

臧永被砸在地上的一瞬间有些怀疑人生。

“这便是天朝上国的礼仪吗?”

臧永有些怀疑自己看过的史书。

书里不是说即便是敌国臣子也会被以礼相对吗?自己好歹是一国丞相,怎么会受如此对待?

他愤怒的大喊:“尔等贼寇犯我林邑国土,夺我林邑社稷,辱我林邑之臣。你们会遭报应的!”

沈田子捡起金象,作势又要砸去,这让刚才还满腔愤慨的臧永一个狼狈的驴打滚,企图躲过攻击。

“哈哈哈。”

沈田子被对方这滑稽的模样逗得大笑起来。

他手托带血的金象来到臧永身前,将脚尖停在离对方鼻尖只有一寸的地方。

“少拿那些东西来压老子!”

“老子当年可是杀的后秦皇帝都落荒而逃的沈田子!”

“而且你搞错了一点!”

沈田子将金象放在臧永的头顶上,黄金的重量让他感到不能呼吸。

“春秋礼仪那一套,都是华夏贵胄之间用的。”

“而现在,你们林邑,压根就是不服教化的蛮夷和屡次作乱的逆党。”

放置好金象,沈田子跨上环首刀就要走出去:“我现在要去抓你们那个新王,带回来和你团聚。”

“在我回来前,你头顶的金象若是掉了,你也就可以不用活了。”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第一神童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刘宋汉阙 娘亲害我守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