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内斗(1 / 1)

一些官员的脸色变了。

若是刘义真自己提议不想去北疆,他们可以借此把消息传到关中,让关中官员与刘义真离心背德,坏刘义真在关中的势力。甚至可以暗中发力,破坏关中稳定的局势。从而逼走刘义真。

若是刘裕出面,那更好!

世家可以用这个为理由,逼迫刘裕对一些政策上给世家让步。

可万万没想到……

刘义真居然要结婚?

你这么小就特么着急结婚?

现在大家要是再逼刘义真走,那就会牵扯到琅琊王氏。

琅琊王氏的贵女又不是阿猫阿狗,世家都讲颜面,如果定下婚期又反悔,那琅琊王氏恐怕要急眼。

不少人都看向最前方的稳如大山的背影。

提亲肯定绕不开刘裕这关,也就说刘裕早就布置好一切?

这让不少人心中一寒。

就在这时,尚书仆射徐羡之缓缓起身。

“诸位说的确实有道理,这中原、关中如今依旧空虚,若无如长安公这般的人物镇压确实有些不妥。”

刘义真不由得挑了挑眉。

“但长安公毕竟年幼,又有婚姻大事在身,不能前往北疆也是身不由己。”

徐羡之拱手向天子示意:“倒不如让国内诸多良才一起北上,充盈中原,稳固社稷,这才是固本培元之举。”

诸多良才……

除了世家还能有谁?

这时谢晦也站了出来。

“臣附议。当年不少北方世家曾从北方族地迁移至南方。如今幸得宋王光复中原,正是重归祖地之时!”

傅亮同样笑嘻嘻的站出来:“臣也附议,臣本族乃北地傅氏。臣愿意派遣族人重回北地。”

局势发展的有点太快……

之前还是世家威逼刘义真,现在赫然成了刘裕开始逼迫世家。

就连刘义真此时都有些傻眼。

刘裕的发难来的这么快?这么狠?

本来世家不提这件事还好,至少有拒绝的余地。

但是偏偏经由祀部仪曹和大鸿胪这么一引,让他们亲自跳到这个圈子里来。

现在等于是刘裕自己都没布置陷阱,压根是引导他们自己布置了一个陷阱让他们跳!

刘义真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完全就是降维打击。

此刻之前提议让刘义真外出的世家完全是哑巴吃黄连,什么苦都不能往外吐。

自己造的孽,自己就要原原本本的承担。

等下了朝会,刘义真原本想去找刘裕,却愕然发现刘裕今天居然没有随百官一起出皇宫,而是驻留在里面商议什么大事。

先不管刘裕这边,刘义真自己有自己的仇要报。

胡夏、柔然……

是不是活的有些滋润了?

叱干阿利和吴提在得知今天朝堂上发生的事情后也有些瞠目结舌。

“李顺!我要一个解释!”

叱干阿利现在都怀疑李顺是在坑自己和吴提。

原本说好的,只要能把刘义真逼回关中,刘义真就算埋怨胡夏和柔然,也不见得能有什么大动作。

因为那时候刘义真外放,和刘裕的位子可以说越来越远,那个时候刘义真甚至很有可能倒向北方势力,从而削弱东晋。

但现在刘义真非但没有被波及,反而是刘裕借此机会开始将一些世家迁移到中原,一旦成功,中原将不会是北魏与东晋的战场,而是彻底变成东晋的腹地。

叱干阿利见过关中的不少汉人世家地主,知道他们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会变得有多疯狂。特别是筑起坞堡以后,对进攻方完全就是噩梦。

一想到中原未来会出现大片大片的坞堡,叱干阿利就有些牙疼。

不过这都是后话,叱干阿利最担心的是刘义真和刘裕的报复。

李顺此时没了之前的意气风发,反而有些颓废。

“你我都是棋子。”

李顺想到了之前来找自己的那些人。

包括联合胡夏、柔然逼迫刘义真外出就藩都是他们的主意。

从一开始,他们就是棋局里几个带来“变数”的棋子。

叱干阿利恶狠狠的瞪着李顺,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

他一把推开李顺:“最烦你们这些汉人,算计来算计去,最后连根毛都没落着,垃圾!”

李顺今天被刘义真当着东晋百官的面羞辱本就心情不好,现在见叱干阿利都敢羞辱他,当即指着叱干阿利:“你呢?不过一个饮毛茹血之辈!之前怎么没想到失败后会怎样?现在又去和狗一样去刘义真那摇尾巴?”

“轰!”

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李顺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倒飞出去,一股温热也从鼻梁中汩汩流出。

“你敢打我?”

李顺怪叫一声。

“你就不怕我大魏的报复吗?”

叱干阿利收回自己带着厚茧的拳头,走上前狠狠踩在李顺手上,李顺的面部瞬间变得扭曲。

“拓跋嗣要是有本事灭掉我们,他早就来了!”

叱干阿利的面色变得阴沉:“大家都是草原上的狼,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之前听你的是因为你说过我们可以吃肉,但是现在没肉了,我们可都还饿着呢。”

李顺看着叱干阿利,不由想起这位在草原上的种种传说。

作为赫连勃勃的左膀右臂,叱干阿利可从来不是吃亏的主。

“你要做什么?你杀了我的话大晋也不会饶过你的!”

李顺终究是有些色厉内荏,便搬出大晋。

“我知道。”

李顺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就借你右臂一用!”

“啊!”

……

“长安公,你看……”

刘义真府上的侍者强忍着不适将一包东西交给刘义真。

刘义真打开一看,赫然是一条手臂和两根断指。

“李顺的手臂,还有叱干阿利自己和吴提的小手指……”

真狠。

但这也是胡人能生存下去的必要条件。

二话不说先卸了李顺的一条胳膊,还砍下自己的手指。

态度还是诚恳的。

但如果道歉有用的话,世界早就和平了。

“重新给王修写一封信,让他把交易的货物价格提高三成。”

原本刘义真是打算提高五成的,降低的那两成就当叱干阿利和吴提两人手指的价格好了。

如此看来还是刘义真心太软,用那么高的价格买来两根手指,不值。

最新小说: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娘亲害我守祭坛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