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小说 > 都市言情 > 刘宋汉阙 > 第132章 恶人刘义真(加更10)

第132章 恶人刘义真(加更10)(1 / 1)

王弘没想到刚才还一是一副不愿意强求的态度,一上岸翻脸翻的居然如此之快。

此时王弘心中又是忐忑又是惊恐。

不当人子啊!

他已经猜到刘义真肯定要开始用一些龌龊的手法了……

老夫真是瞎了眼,居然刚才有那么一刹那的动心,我呸!

而刘义真却一改之前船上的郁闷之情,连走路都轻快了几分。

重新来到吃鱼的小楼,刘义真此时是笑的春风得意,而王弘却维持不住之前的和颜悦色,面目变得有些丑陋。

就在众人猜测刘义真和王弘在船上做了些什么时,刘义真却突然提议:“没有钓到鱼着实有些扫兴,不如我等重新找个乐子?”

众人对这个倒是如数家珍,纷纷开始提议。

“弹棋如何?”

“这未免有些不热闹。”

“戏射如何?”

“这场地未免有些狭小。”

“藏钩呢?”

“是不是不太雅观?”

“……”

众人这才知道刘义真的意思,压根就是要玩他想玩的游戏,于是不再提议。

“那敢问长安公有什么好玩意见?”

刘义真见众人上道,给了他们一个舒适的笑容:“不然我等就借着这彭泽,做做文章,写写诗篇如何?”

“长安公高见!”

“长安公就是和我等俗人不一样!”

“不愧是长安公,连玩都玩的这么高雅!”

一系列马屁不带停歇的朝刘义真涌来,让刘义真仿佛都闻到浓浓的味道。

当即就有人拿来纸笔,供一众高官使用。

刘义真也要来纸笔,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随手提笔便写下——

“彭泽胜地,江州新府。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

来都来了。

不如把《滕王阁序》留下再走。

当然,抄不能全抄。

王勃写《滕王阁序》的时候正是人生失意的时候,那些“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话肯定不能写,现在刘义真可是大晋长安公、丹阳尹,写那些东西不会让人感叹刘义真志向远大,意志坚韧,只会说他是无病呻吟。

但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句千古绝句就可以抄了,写景的话刘义真反正是一句都没落下。

至于最后抒情的段落刘义真也有招。

“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终极缝合怪诞生了!

前有《滕王阁序》中的景,后有《岳阳楼记》的意。

不用多说,这是绝绝对对的千古名篇。

之后的事情一切顺理成章起来……

第一个人看到刘义真写的文章很果断的把自己的给撕了。

第二个人看到刘义真的文章泪洒当场,捶胸顿足,恨不得当场去世。

第三个人看到刘义真的文章后直接死死扯着不愿意撒手。

“尔等为何在长安公前失态!”

王弘本来就心情不好,现在看到属下如此更是厌烦。

“王刺史,不是我等做作,您亲自过来看!”

王弘拿着刘义真的文章只看第一眼便沉浸在其中。

“这是?”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

王弘不是不识货的人。

《滕王阁序》和《岳阳楼记》两代千古名篇合一的威力对这个时代的文坛完全不亚于一颗核弹。

这里面的字句流传出去的话,哪怕谢灵运再自傲,也不敢夸口什么:“天下才气我谢灵运占一斗,天下人共分一斗”的话。

尤其是文章结尾那段“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对官员的刺激完全就像不可描述之物般上头。

“长安公只凭此文,可为当世文魁!”

连王弘也顾不得提防刘义真,而是由衷的发出赞叹。

刘义真见状也知道鱼儿上钩了。

“那此文便送给王公吧。”

“好啊好啊,啊?”

王弘手一抖,险些把文章丢了出去。

“不可不可!此乃传世文章,我何德何能将此物据为己有?”

王弘一开始以为刘义真是想用这文章收买自己,不由感叹刘义真还是太嫩。

字画值几个钱?

就这想换取王氏的支持,刘义真是不是想多了?

但谁知下一句话就让王弘的心跌入谷底。

刘义真装作羞涩的样子:“实不相瞒,我在昨日的宴席上对王公家千金一见钟情,听闻她酷爱文学,再加上今天由与诸位同游彭泽有了灵感,便写下此文想讨令千金一个欢喜。”

我把你当知己,你居然看上了我女儿?

王弘感觉眼睛有些发黑。

什么一见钟情……

都是放屁!

王弘敢保证刘义真不但不知道自己女儿名字,甚至就连自己女儿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

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把王氏绑到刘义真的船上!

你王弘不是注重家人吗?

你王弘不是在意宗族吗?

好,那我就变成你的家人!

当真可恶!

王弘看着刘义真,甚至想上去来两下。

如今刘义真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王弘的女儿露出觊觎之色,又有传世文章的加持,这件事情不出十天就能传到建康去!

不到一个月天下都会流传出这段风流轶事。

除非王弘就现在,立马,拒绝刘义真。

但是王弘敢吗?

王弘不敢跟着刘义真浪是因为他的背后有琅琊王氏。

同样!也因为有琅琊王氏,王弘更不敢和刘义真硬刚。

如果大庭观众之下折了刘义真的面子,但那得罪的可就不是刘义真了。

而是刘裕。

现在的世家还没有膨胀到李唐初期敢和皇权对着干的地步。

王弘若是拒绝刘义真,很容易让刘裕以为这就是琅琊王氏对自己的态度。

那一旦等到刘裕上位,不用刘裕,其他世家都会撕碎琅琊王氏,将其彻底瓜分。

此时王弘看着刘义真的眼神满是怒火。

刘义真……根本就没给自己留活路!

不答应,现在就得死。

答应,以后可能会跟着刘义真浪死。

这时的王弘终于知道——

自己这劫,从刘义真来到江州那一刻起,就根本无处可躲!

最新小说: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第一神童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