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小说 > 都市言情 > 刘宋汉阙 > 第130章 前往江州(加更9)

第130章 前往江州(加更9)(1 / 1)

如今东晋的地域在刘裕的努力下已达永嘉之乱后的极盛。

不算自我安慰下设立的侨冀州、侨幽州,如今的东晋足有扬、荆、江、湘、交、广、司、兖、梁、豫、徐、青、益、宁等大部分西晋故土。

而其中南方大州当中的江州一直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

江州是西晋元康元年,割扬州之豫章郡、鄱阳郡、庐陵郡、临川郡、南康郡、建安郡、晋安郡和荆州之武昌郡、桂阳郡、安成郡合十郡而立的。

因为江州是荆州与扬州,也就是建康的缓冲区,这里的战略地位相当重要。

如今的江州刺史就是王弘,琅琊王氏的话事人。

也是刘义真将要去拜访的人。

江州的治所是在豫章郡的南昌县。从建康出发不过数日就能抵达,刘义真当即便带着范道基和两百士卒去前往。

真实任务是去找王弘,但名义上却是朝廷加封刘义真持使节去江州巡视工作。

一路上看看江景,期间还能越过鄱阳湖饱览风景,说一声公费旅游也不也过。

而江州官场自然也早早得知了刘义真到来的消息。

此时的江州刺史不在官府,而是在一处幽静的小院与另一位老者下棋。

“你输了。”

老者将棋子一丢,王弘也是放下棋子。

“元亮的棋艺愈发精湛了。”

“非也,不是我的棋艺精湛,而是你的心乱了。心一乱,这棋盘上的排兵布阵自然也就乱了。”

王弘叹了口气:“知我者元亮也。”

“可是官场之事?”

“正是。”

“那我不愿听,你也莫要说。”

老者傲娇的很,见王弘是纠结于凡俗之事也不再理睬。

“元亮倒是潇洒的很啊。”

王弘羡慕的看着这幽静的小院:“我什么时候也能和元亮一般洒脱便好了。”

老者:“只要你想,就可以的。”

王弘笑着摇头,却是没有反驳出口。

他和老者不一样,老者可以官印一挂就跑到这南山下悠然种上菊花,任由外界风云变幻,我自逍遥方寸之间。

但王弘不行。

他是琅琊王氏如今的话事人。

哪怕如今他被外放,但任何人都不会轻视他,反而是无数双眼睛盯得更紧了。

“元亮可知那刘裕?”

“我不要听!”

“他有个儿子叫刘义真。”

“你闭嘴!”

“那刘义真……”

老者孩子气的将耳朵捂住,而王弘也不在意,把这些日子的烦恼都对着遍地的菊花倾诉出来。

“自从那刘义真把我弟弟带入火坑,置我王氏于不仁不义之时我就知道我恐怕过不了几天安稳日子了。”

“此子来建康还不到两个月,就把世家搞得天翻地覆。现在出来多半是出来避一避风头,只是为何要来这江州呢?”

“元亮你是不知道,因为我王氏和皇族离的太近,这就导致我王氏迟早会有一劫。现如今刘义真带着宋国公的意志来到江州,多半是带着劫过来了。”

“……”

王弘自顾自的唠叨许久后,拿过桌上一杯泡着菊花的蜜水一饮而尽。

“走了,元亮!若我能过这劫,我晚年必然来和你一起归隐山林,你那床榻记得给我留一处容身之地!”

说罢,王弘头也不回的走出这院子,重新焕发精神,积极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而老者也是放下了虚掩的手掌,看着王弘离去的背影以及远处的南山。

良久后,都化作一声叹息。

王弘回到南昌后给刘义真准备了堪称豪华的接风宴,早早就让人在码头候着,等刘义真一上来就是锣鼓喧天,彩旗招展。

迎接刘义真的是江州別架,王弘毕竟是一州刺史,又是琅琊王氏的掌门人,便是刘裕前来也有资格在县衙中设宴等候。

刘义真等人被一路接引来到招待之地,王弘也早就恭候多时。

“早就听闻长安公是少年英杰,今日一见果然是不同凡响。”

刘义真也是第一次见到王弘。

和同为豪门掌门人的谢晦有所不同。

谢晦如同天上夺目的太阳,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自己的贵气,有些“公子世无双”的感觉。

但王弘……

却和从末微走上来的徐羡之一样,沉稳如水。

又如谢晦一样,表面一副笑呵呵的模样,但谁都看不透底细。

如果硬要说的话大概和王买德有几分相似。

就是那种隐忍!

王买德在胡夏就是一直忍,最后不断爬到胡夏宰相的位置。

但这种几乎只有从“吊丝”身上能看到的逆袭气质和王弘堂堂琅琊王氏掌门人的气质实在有些不配。

甚至连史书上都记载王弘有些“轻佻”,但凭着今天这次会面他就知道史书上又是在扯淡。

一个轻佻的人能让琅琊王氏起死回生?

甚至在宋文帝刘义隆诛杀谢晦、谢灵运后,王氏一门三相达到极盛,足以能说明王弘城府之深。

与此同时王弘也在观察刘义真。

自从自己的傻弟弟王虞被刘义真坑了以后,王弘就开始着手调查刘义真的资料。

这一查让王弘大吃一惊。

不是因为刘义真在建康做的事情,而是关中。

因为王华的亲弟弟王昙首就是刘义隆的属官,刘义隆的心腹也是琅琊王氏的族人王华。

从他们口中王弘能得到第一手且准确的资料。

相比于被人追捧的“千里战河套”,王弘更在意的是刘义真在关中施行的新政以及对佛教的调整。

特别是“人人成佛”的偈语,让王弘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那种危险叫做改革。

在王弘这种人眼中,刘裕要做的改革换代不叫改革,充其量是极大的风暴。

改革,比如魏文帝曹丕发布“九品中正制”,比如汉武帝的“盐铁官营”,再比如秦始皇的“车同轨,书同文”。

这样能改变世界的事情才叫改革!

所以王弘知道,刘义真是个绝对意义上的危险分子。

甚至王弘都有些后悔之前在信中告知王虞要他结交刘义真。

因为自古以来想要改革的大魄力者,无一有好下场。

想要利千秋,就要有事当代的觉悟。

刘义真……能是意外吗?

最新小说: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刘宋汉阙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第一神童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娘亲害我守祭坛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