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小说 > 都市言情 > 刘宋汉阙 > 第十七章 兵围长安

第十七章 兵围长安(1 / 1)

就在晋军内部发生剧变之时,埋伏在身边的饿狼胡夏也亮出了獠牙。

胡夏先锋军统帅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胡夏太子赫连璝。

在沈田子假意战败后,赫连璝产生了一种“晋军不过如此”的错觉。

所以此时的他野心也膨胀开来。

既然晋军如此孱弱,那何不直取关中腹地?

于是赫连璝便绕过刘回堡,打算直取咸阳。

但出乎赫连璝意料的是,咸阳守军...有点强啊!

因为王镇恶事先安排了三千精兵,配合咸阳高大的城墙和成排的连弩。密密麻麻的弩箭,一度打的赫连璝怀疑人生。

没有选择强攻,赫连璝用出了自己的天赋技能——喊爹。

“给后面的大单于传信,告诉他晋军都是草包,请他速速入关,剿灭刘回堡的晋军主力!”

至于赫连璝自己,见咸阳难以啃下,他脑子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

“既然晋军主力都在刘回堡。”

“咸阳又有重兵把守。”

“那...”

赫连璝猛的望向南方。

那长安呢?

现在岂不是说长安空虚?

赫连璝身为匈奴太子,那也是继承了匈奴打仗灵活多变的特性。

专挑七寸打这是游牧民族刻在骨子里的能力!

一想到这,赫连璝有些兴奋,眼中闪动着贪婪的光芒。

“去征集附近所有的船只!”

“我要给父亲一份大礼!”

——————————

“回去补觉了,我年纪还小,要发育!”

见制服了沈田子,刘义真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是松懈下来。

这几天他一直忙着在几人之间周旋,觉都没睡好几次,简直是穿越者之耻!

而且这几天王镇恶、毛德祖、王修这几个傻大个老是在刘义真面前晃悠,让目前身高不过六尺的猛男刘义真很是不忿。

为了身高。

为了下一代。

早睡早起,从我做起!

乘着安西将军府内的灯火,刘义真哼着小曲打算回到自家小窝好好补觉。

“吱呀。”

推开门,刘义真连衣服都没脱,就要往床上扑。

不对!

等刘义真钻进被窝,却感受到了异样,喉结也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

他缓缓掀开被子,笑了。

不对!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默默放下被子,过了三秒后再次打开。

笑容凝固。

只见一颗脑袋出现在自己身边...

...

...

...

“卧槽!!!!”

“啊啊啊啊啊!”

“鬼啊!!!!!!!”

刘义真炸了!

他的脚对着那颗人头疯狂乱踢,身子也不自觉的摔到床下。

自己来的不是古代吗?

为毛有鬼啊!

刘义真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跑路,却听床上“哎呀”一声。

咦?

是个女鬼?

刘义真大胆的回头看去,却发现那颗脑袋下面还有手?

而且那手貌似正捂着鼻子,从指缝中还有猩红的血液留出。

会流血?

刘义真小心翼翼的问了句:“你是人?”

人头悠悠的回了句:“主上说笑了。”

见对方能交流,刘义真努力眨巴着眼睛,这才看清对方的真容。

额。

不是人头。

是个人。

只见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鹅蛋脸女子正捂着鼻子幽怨的看着刘义真。

而且一股熟悉的味道让刘义真想起来——自己每天睡觉时闻的好像也是这股味道。

这下刘义真恍然大悟。

感情是暖床的啊!

慌乱中站起身:“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主要是...”

就在思索怎么能合理解释的时候,刘义真却发现对方的鼻血流的简直如决堤一般,浸湿了好大一块床褥。

少女!你这凝血功能不行啊!

就这刘义真还有空瞎想,他用力从身上的衣服扯下一块布料,走到少女身边。

“抬头!”

“呜呜。”

少女说不出话,但还是昂起头颅。

“手取下来!不然我怎么堵啊!”

少女更幽怨了,放下自己的手,那鼻血哗啦哗啦往外流。

“嗯哼,这才对!”

刘义真观察着被鼻血塞满的鼻孔,想知道哪个是被自己踹烂受伤的鼻孔。

“......”

“我看不出来哪个破了,你能感觉到吗?”

少女压着牙:“两个都破了。”

“哦哦!”

又撕下一块布条,刘义真把它们搓成团才发现好像撕的有点多。

“有点大,你忍一下。”

接着,不由少女拒绝,刘义真将两团比鼻孔还大的布团塞到对方鼻孔中。

“继续昂着!到不流了才行。”

接着刘义真又用自己袖子帮少女把脸上的血迹给擦掉,擦着擦着却是越擦越乱,把对方整成了个大花猫。

加上她只能用嘴巴呼吸,看上去相当喜庆。

“哈哈哈。”

刘义真没忍住笑了出来。

而少女的眼神已经从幽怨转化为绝望。

“不是笑你,只是突然想到了好笑的事情。”

刘义真一本正经的解释,但少女早已心如死灰。

擦了许久,终于能看清个人样,刘义真这才收手,满意的端详着自己的杰作。

咦?

这丫头长的还怪好看的。

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都不缺!

就是有点小。

眼睛往下一撇,刘义真傻了。

“你没穿?”

少女正式社死。

暖床...如果穿着衣服还暖个屁的床!

衣服会保温的不知道吗?

“咳咳。”

刘义真飞快退开半个身位。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少女无奈。

就退开这么点,连毛都能看见好吧!

见少女不为所动,刘义真遗憾的客气道:“要不我出去?”

少女重重的点了点头。

“唉。”

刘义真自认还是个君子,只得退出自己的房间。

这都什么事啊!

过了良久,房门才缓缓打开,一个身穿黄色衫裙的身影出现。

“还请主上恕罪!今日不知主上突然回府,冒然冲撞了主上,还望主上责罚!”

少女出来第一件事就是行礼道歉,刘义真很大气的摆摆手:“没事!原谅你了!”

“不过你以后也不用来暖被了,用个汤袋不就好了?”

汤袋就是热水袋,也是平民取暖最常用的东西。

少女闻言似乎有些喜悦:“当真?”

“骗你做甚?”

刘义真只是回想起前世自己去华夏中部上大学时那没有暖气进被窝的酸爽感。

睡了一晚被窝没热,那种刺骨的绝望是对北方孩子最大的惩罚!

所以叫一个女孩子耐着严寒用体温给他暖被,多少有些不人道。

“你给我暖了这么长时间被子,去领些赏赐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主上,我叫李静。”

李靖?

刘义真神色古怪。

不对,她父母应该没这么硬核。

不去纠结到底是李靖还是李静还是李敬,刘义真只知道自己真的困了。

“行了,去吧!”

打发走李静,刘义真重新回到被窝。

“...”

“...”

翻来覆去,却怎么都睡不着。

自己刚才是不是干了件蠢事...

少女不香吗?

要个锤子的热水袋!

莫非自己刚才又进贤者模式了?

刘义真痛苦的抱住委屈的自己。

我他么想静静!

这时屋外却传来骚动,自己房门也被敲响。

本就郁闷的刘义真选择了无视。

谁都不要理我!我要静静!

可敲门声越来越急,让刘义真根本没法想静静。

气急败坏的跳下床榻:“谁啊!”

一打开门,却是杜骥那张帅脸。

不过此时这张帅脸写满了焦虑。

“桂阳公!城外发现胡夏大军!”

最新小说: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