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小说 > 都市言情 > 仗剑星河 > 第七十三章 绝处逢生

第七十三章 绝处逢生(1 / 1)

李晚秋的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还有岳星河急促的呼吸声。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她正好看到岳星河尖尖的下巴,路灯光将他坚毅的脸部轮廓勾勒的十分清晰。

看着他下巴露出的胡茬子,李晚秋突然就觉得这个曾经喊着小屁孩的少年,似乎在一夜之间长大了。想到他以后也会长成一个成熟的男人,心里莫名的涌起一阵苦涩。

星空下,一个少年抱着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人跑出去很远,像是要一直去到世界的尽头。

约莫半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到了李晚秋所在的小区。

这个时候的李晚秋全身发烫,头发贴在满是汗水的脸颊上。

岳星河把李晚秋放在沙发上,就去了厨房熬药。

因为担心她的身体会虚脱,他又煮了一碗猪油挂面喂李晚秋吃下。尽管最后只是艰难的吃了一点点,但是,李晚秋突然很享受自己被人悉心照料的感觉。

岳星河把浴缸放满水,然后把熬好的药全部倒了下去。

在战争年代不可能有这种药浴的环境,当时那些染了灭那菌的病人都是靠熬药口服,加之他爷爷亲自用暗劲中的柔劲把药物化入病患的体内,才能慢慢好起来。要不是他爷爷本身有武功的底子,领悟了纯阳无极功,恐怕有药也是无用的。可是,即便是那样,还是有不少的官兵因救治不力而死在了半路。

热水能让人全身的毛孔张开,药物也就能更直接的作用于人体。如果还是不行,恐怕也只能是用暗劲了。

岳星河把李晚秋抱到了卫生间,红着脸道:“现在,你要自己把衣服脱完,然后泡到浴缸里,半个小时换一次水。但是,你放心,我肯定不看你!”

在《绝代双骄》中有一位燕南天大侠也曾一直泡在药桶里,最后得以痊愈。李晚秋总觉得这是电视里的情节,想不到自己也要经历这一回。

她轻声道:“你把我放在浴缸里就行了,我会自己脱的,等到换水的时候,你帮我把睡衣拿过来就行了!”

岳星河嗯了一声,试了下水温就把李晚秋放在了浴缸里,之后就轻轻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原本是准备动手术的,所以刘宇哲当时让护士提前给她换上了病号服。这病号服很宽松,所以好脱。可是在她准备反手解内衣的时候,突然就觉得自己的手使不上劲,试了好几次,终于选择了放弃。

李晚秋也实在不好意思喊岳星河,只是安安静静的躺在了浴缸里。

药香四溢,水汽氤氲,恰到好处的水温让她觉得十分惬意。

半个小时以后,李晚秋因为水凉而惊醒,她整个人顿时就觉得精神好了一些,心中大喜。

岳星河算准时间去她的衣柜里找睡衣,各种丝滑,很低的睡衣让他觉得面红耳赤,这对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来说,无异于精神凌迟。拿着睡衣还有熬好的药敲门,得到李晚秋的应允之后才进去。

由于是冷天,所以卫生间白雾升腾,很好的缓解了两人面对面的尴尬。接过睡衣之后,换水,倒药,李晚秋再一次躺了进去。反复三四次之后,李晚秋身上的出血点大部分已经愈合,冷热交替的程度跟频率也低了很多。

只是胸口发闷,感觉喘不上气,头晕乎乎的,像是有一股气憋在脑子里面一样,不时的还会觉得头疼欲裂。

岳星河闻言,眉头紧锁,因为这种症状并没有出现在爷爷的日记当中。难道说,这个灭那菌经过这么多年的进化,已经变异了,之前的治疗已经不怎么管用了?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今中医的没落和边缘化。这所谓的中医自上古年间神农尝百草开始,已经有五千年传承。能够源远流长的东西,就算是有糟粕,也是瑕不掩瑜。

时至今日,中医的方子没丢,丢的是道。先要知道,才能用药。

纯阳无极功是武当派的上乘道法,只有以道法和医术相结合,才是我中华真正之医道所在。

化劲入药,必须用手接触病患的后背,可是终究是男女有别。

沉默半晌,岳星河问道:“你,相信我的人品吗?”

李晚秋点头道:“你救了我的命,我自然信你!”

岳星河犹豫片刻,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李晚秋听到这话,表情阴显有些不自然,之前在浴缸还因为躲过一劫而幸运,想不到终究是逃不掉。她试探性的问道:“就……没有别的方法吗?”

岳星河摇头道:“但凡有第二种方法我也不愿意这样。按照我爷爷日记上所说,那些等不及化劲入药的人,最后有的因为太过严重而死在半路,有些捱过去的,也或多或少的留下了后遗症!”

李晚秋红着脸想了一会,长出了一口气,像是做了某种重大的决定道:“我的命也是你救的,我没有道理不相信你!该怎么做,你直说就行,我配合你就好了!”

很快,岳星河就熬好了清夷驱虏膏,李晚秋也光着后背趴在床上。

安静的房间里,针落可闻,气氛变得十分尴尬。

岳星河觉得脸颊发烫,把药膏涂在双掌,过了好一会才终于将手放了上去。

那一瞬间,李晚秋的身子阴显缩了一下,显得有些紧张。

从手心发出来的暗劲,柔和的就像是威风拂过一般,再配合清夷驱虏膏的清凉,李晚秋慢慢就放松下来。因为那种感觉,真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睡过了,在这种美妙的感觉下很快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当手心的药膏全部以暗劲的方式化入李晚秋的体内以后,岳星河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如释重负的吐出了一口浊气。他给熟睡中的女人盖上被子以后就缓缓的退出了房间。

岳星河觉得自己比跟人比武还要累,这种事情真的是太耗心力了。他觉得爷爷当时真的是太难了,那么多病患需要治病,这每天需要消耗多少心力。而且当时连吃的都很有限,更别谈有什么补品了。

最新小说: 学霸跑偏了 海洋美食教父 开局劝刘备去南阳 穿书后我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军旅生涯从特种兵开始 重生之热血沸腾 团宠真千金她马甲又掉了 谍战之巅 秦时影帝成长日志 她唇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