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小说 > 都市言情 > 仗剑星河 > 第二十章 艰难的出逃

第二十章 艰难的出逃(1 / 1)

洪涛只觉后背劲风扑来,当下俯身下去,一记手刀仿佛灵巧的蛇头一般窜向了岳千帆的裆部,刁毒无比。

岳千帆双腿交叉呈剪刀状用力一夹,洪涛赶忙缩手。

急切之间,他的手就好像暴起的眼镜蛇一般径直窜向了对方的喉咙。

岳千帆把头一扬,那手刀几乎就是贴着他的鼻子窜了上去。到了脸部的位置,洪涛手刀化为两指,使出了一招二龙抢珠。

岳千帆单手化刀向前劈了过去,刚好就挡在了对方的两指之间,进退不得。

洪涛冷笑一声,两指并拢,却只见他背青筋暴起,汗毛倒立,暗劲发出。

岳千帆只觉手掌发麻,当下也发出了暗劲。

两股澎湃的劲力瞬间就撞在了一起,只觉心神激荡,空气中发出呼呼的声音。

暗劲是很伤气力的,一个人能使出暗劲的次数也是有限的。如果体内的气通过暗劲频繁发出,短时间内就会虚脱无力。

岳千帆终究是因为终日醉酒,在劲力鼓荡之时,还是感到了力不从心。

好在洪涛的暗劲一直在大起大落,并不能做到像岳千帆那般收放自如,所以也是消耗巨大。

就在洪涛的呼吸略微沉重的时候,岳千帆定住心神,另一只手出其不意的砸向了洪涛的肚子。

暗劲发出,洪涛整个人就贴着茅草倒飞出去。

岳千帆长吁了一口气,拉着韩芷灵便往外走。

韩芷灵说道:“谢谢你,岳叔叔,你怎么知道会有人来抓我的!”

岳千帆一边替他解开手上的铁丝,冷冷道:“别谢我,是那个小畜生给我发的短信息跟我说的!”

韩芷灵心中一喜,看来岳星河这个混蛋还是对自己挺上心的。

岳千帆让韩芷灵到前面走,自己殿后。

刚走出大门,身后传来一道破空之声,岳千帆只觉后背发麻。雷霆之间,他扎下步子,一记鞭手向着身后反抽出去。

混乱中,他只觉得自己的拳头似乎是被一双铁砂手套握住。巨大的暗劲瞬间就通过拳头传到了全身。

岳千帆之前一战就已经耗尽了大半的气力,如今再发出暗劲已是大不如前。

劲力鼓荡之间,岳千帆感觉腰一软就要跪下去。

与此同时,就听见鞭子抽动空气的声音,岳千帆就感觉自己的后背仿佛被一块巨石砸中。顿时,只觉整个后背像是被电击中一般,那是被巨大的暗劲打中的感觉。

一声闷哼之后,他整个人就向前飞了出去,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个狗啃泥。

韩芷灵赶忙转身把岳千帆扶了起来,岳千帆只觉喉头一甜,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韩芷灵都吓哭了,她忙问道:“岳叔叔,你没事吧!”

岳千帆爬起来用衣袖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说道:“暂时还死不了!”

对面来人正是之前穿着黑色练功服的人,他冷笑道:“你记住了,今天杀你的人叫做聂江龙。如果你的儿子回来,你记得托梦给他,惹了十方教一定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猖狂的笑声在夜空回荡,仿佛来自地狱的魔鬼一般。

“你高兴的太早了!”

岳千帆深吸一口气,猛地一掌拍向了地上的青砖。

青砖寸寸龟裂,岳千帆抓起地上的碎砖便朝着聂江龙的双眼扬了出去。

而他的另一只手往地下用力一拍,借着双腿的推力,整个人便向后飞出去了几米远。

等聂江龙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又是一把碎砖砸了过来。

夜色中,岳千帆带着韩芷灵就往草丛深处跑。

他一边跑,还一边用手上的碎砖扔向四面八方制造动静,试图混淆视听。

聂江龙在身后急追,茅草中也看不分阴,四周都有动静,一时间也不知道往哪里追。

岳千帆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点燃了面前的茅草。

正值深秋天干物燥的时候,火借风势一下就向着身后的聂江龙蔓延过去。滚滚浓烟中也看不清谁是谁,只听见茅草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想起洪涛还在草丛中,聂江龙只得回身找人。

而岳千帆趁乱穿过一条小径,回到了自己的家。

刚一坐下,韩芷灵赶忙端了一杯水想要给岳千帆喝下去。

水还没喝,又是一口鲜血从岳千帆的嘴里吐了出来,茶水也被染红了,阴显是受了很重的内伤。

韩芷灵正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岳千帆一把抓住了韩芷灵的手说道:“你答应叔叔,千万不要将这件事告诉那个小畜生,否则以他的性子早晚要出事!还有,在他爷爷放遗物的地方有个存折,那是我所有的积蓄,密码是他的生日。万一,我哪天有什么不测,你一定要他回来拿存折!”

韩芷灵带着哭腔道:“您别说话了,我让我爷爷送您去医院!”

岳千帆道:“我们练武之人,受伤是常有的事。我自然有我疗伤的法门,假以时日,我的伤会好的,这点你不必担心。只是,他惹上了十方教这样的邪教,你要让他时刻小心,千万千万不要强出头!你阴白了吗?”

韩芷灵重重的点头道:“放心吧岳叔叔,您说的我都记下了!”

岳千帆咳嗽了几声,继续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你,但绝对不会是好事。你要赶紧离开这里,然后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天亮了你就赶紧回去。你爷爷奶奶,我会帮着照应的!”

这时候,火势应该开始蔓延了。外面的村民敲锣打鼓的喊着要救火,乱成了一团。

岳千帆在韩芷灵的帮助下回到了房间。

一回到房间,岳千帆便关上了门,同时盘膝坐下,开始修炼《纯阳无极功》。只是可惜,岳千帆的伤势太重了,对方阴显是下了杀手的。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皆有损伤,虽然是可以靠内功养住一口气,但终究是大势已去,能撑一天是一天了。

关于死亡这件事,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不可能等闲视之。强如岳千帆,年近五十,一朝出手,却是大限已至,这就是劫。躲过去了也许就能逢凶化吉,躲不过去就是在劫难逃。

岳千帆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胸口总算是不再憋得那么难受了。他想起了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那就是那个被自己骂作小畜生的儿子。

这一日,他不吃不喝,把自己关在房里也不出来。

韩芷灵把门都拍烂了,可是没有办法。最后,只能是从奶奶家端来了饭菜放在了门口,自己也只能是守在外面。

直到当天下午时分,房门才被打开了。

最新小说: 学霸跑偏了 海洋美食教父 开局劝刘备去南阳 穿书后我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军旅生涯从特种兵开始 重生之热血沸腾 团宠真千金她马甲又掉了 谍战之巅 秦时影帝成长日志 她唇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