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大道小说 > 科幻灵异 > 诡册录 > 第九章:困局

第九章:困局(1 / 1)

夜半时分,整个学校没有一丝声音,除了昆虫之外的声音也就只剩下我对这世间的一丝愤怒!

我愤怒地一拳砸在这名“保安”身上,随着‘嘭’的一声,我感觉我就如同一拳打在了水泥地面上。

这坚硬的程度让的我原本愤怒的情绪一下子被痛苦所取代。

“曹!”我满脸扭曲怒骂了一句。说实话这还真不是一般的疼,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抬头,原本还想抬脚狠狠教训教训这个看起来像人的“保安”。

却发现自己面前哪里还有保安室的影子,这分明就是老教学楼一楼大门口,更别提原本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保安”了。

望着依旧紧闭的大门,我心里的火焰早就被熄灭了,我现在是哇凉哇凉的。

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还对着我吹气,凉飕飕的。

让我浑身一个激灵,但是我又不敢转头,背后的东西在我耳边阴测测说了句“大哥哥,陪我玩呀!”

我明显能感觉的出我身后这东西绝对不是活人!因为活人阳气旺盛绝不可能是浑身冰凉。

这肉贴肉的感觉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养父给我买的泡水肉,那种黏糊糊的感觉至今让我难以忘怀。甚至乎我还觉得有那么一丝恶心!还记得那时候吵着闹着死活不吃泡水肉的场景,毕竟那时候就算是地沟油也在普通百姓里吃着。谁都不知道这些东西对身体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或许知道了这些处在底层的人也不会在意吧!毕竟还是吃饱要紧,生活就是这么糊涂,谁都不知道谁做的对谁做的错。

回归正题

我不敢回头去看,因为人一回头身上的三把火就会熄灭,到时候这些鬼祟就容易上身。

就在我自以为只要我不用回头就没事,身子也向前挪动着,我只有打开老教学楼大门逃出去才有一线生机。

寒风吹过我的膝盖,腿不知为何不受自己掌控了向着身后走去。

不不不!!!

我心里拼命呐喊着,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发不出一点声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没有鬼上身为何会被他人掌控一样不受自己控制!

就在我以为自己就要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时候,却看见自己身后站着的竟然是狗剩这小子。

心里的大石头顿时落了下去,这一天的大起大落是我这十四年以来第一次遇到,不管怎么说吧,在看到狗剩的时候我脸上所有的阴霾全部散去。

一脸笑意拍了拍狗剩,完全没在意他勾着我肩膀的手。毕竟平常我们三个人就是勾肩搭背,有校园三杰的称呼。

狗剩邪笑对我说:“我说尘哥,你觉得我们能出去吗?”

“哈哈哈,当然可以了,你要相信做大哥的。”我哈哈大笑掩饰尴尬,转移话题道:“不过我说你个死狗剩,刚刚你死哪去了,找都找不到你人影。”

“我去哪了,我没去哪里呀,我一直都在你身后跟着”狗剩阴阳怪调的语气让我很不舒服,但是我还是不想因为一点琐事兄弟俩分道扬镳。

不管怎么样吧,在我白仙尘有生之年或许会遇到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但我依旧相信现在的自己不能做让以后后悔的事。

望了一眼狗剩他那让我有些厌恶的表情,我只能尽量压制自己的情绪,哈哈笑道:“在就好,在就好,不过你看见大胖这小子了吗?”

狗剩看见我脸上的疑惑,依旧用阴阳怪调的语气跟我说:“看到了,不就在那里”

我望向狗剩指着的方向,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后退几步与他拉开距离。

眼神满是警惕看着狗剩,“我说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嘎嘎嘎,我是你的好兄弟狗剩啊,尘哥~”狗剩语气不咸不淡地回答我。

我指向二楼楼梯口方向对着自己面前这个看起来熟悉无比却又很陌生的狗剩问道:“那他呢?”

二楼楼梯口走下来一名与狗剩一摸一样的人,只不过这个狗剩看起来更像一个活人,而自己面前这位……

另一名狗剩刚从楼梯口下来就连忙跑到我身边,拉着我满脸泪水焦急地对我说:“尘哥快走,二楼,二楼里面有……呜呜呜~”

还没等狗剩说完另一名一直站在我前面那人动了,一把捂住狗剩的嘴,以至于我没听到他剩下想说的话。

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弄的,狗剩便昏倒在我怀里,做完这些这人也不说话,只是死死盯着我看。

我跟他眼神对视着,渐渐我发现不对,我眼里出现了一片红色的空间,不一会我也昏倒在地。

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只是在我意识最后昏睡之际,我好像听到了我养父的叹息声。真的好像他的叹息声,毕竟我跟我养父生活了十四年,只是后来的事我不清楚。

等我醒来已经是一个星期过后,我仰躺在养父房间,我看了看四周发现养父不在家,也不知出去干嘛去了,只是我看到房间桌子上还放着一碗米饭。米饭上面也只是铺上了一层青菜萝卜,很是清淡。

我颤颤巍巍用手支撑自己起来,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浑身上下就如同皮包骨一般。完全没有力气从床上爬起来,我只能无奈叹了一口气。

闭上眼睛回忆起老教学楼的事情来,我总感觉老教学楼里在自己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

不然也不至于让的自己变成这番模样,要知道一般小病小痛养父就能够解决,而从小到大也都是养父处理我的一切琐事。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让的一直在自己眼里就像个无所不能的仙人一样的养父,都不能够让自己恢复过来呢。

还有养父他到底干什么去了,要知道从小到大我只记得养父一般都是在家抽着他那旱烟杆,剩下的时间也就是帮别人看看风水。

就这样胡思乱想的睡了过去,等到再次醒来已经是夜里。

外面的月光透过窗纸照射在房间里,让的黑暗的屋子能够在黑夜里看清事物。而养父就坐在自己旁边抽着他那旱烟杆。

满脸愁容也不知在想什么。

最新小说: 快穿之熊孩子,看招! 我只是一个超人 超维黑客 快穿之攻略杀掉我的男人 从司藤世界开始求长生 从如月车站开始 诡异入侵时 人在四合院已悄悄暴富 我是五千年后考古专家 诡秘游戏排位赛